您的位置:首頁 > 聚焦産業

新經濟對中國經濟帶動作用日益顯現

更新時間:2018-03-01

   近年来,中国新经济快速发展超出预期,移动支付、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等带动产业革命与产品创新。然而可以观察到,现有统计往往是适用于传统商业模式,并大多以法人单位(包括企业、事业行政单位)和个体经营户为主要调查对象。对新产业、新业态、新型商业模式等统计有所遗漏,同样容易造成GDP的低估。

  在筆者看來,近兩年中國新周期與舊模式並行,新經濟的蓬勃發展或在統計中被忽視,未來應盡快就新經濟的統計進行修正與改進,以使統計數據更准確地反映經濟運行情況,爲政策決策提供依據。


  新經濟的四個重要特征


  雖然新經濟一詞已被廣泛應用,但對其具體內涵仍然莫衷一是。一般認爲,新經濟主要指的是當前伴隨著技術的發展與進步,出現的新産業、新業態、新型商業模式的變化。在筆者看來,新經濟主要具有如下四重特征。


  一是互聯網是核心基礎設施。伴隨著科技進步,互聯網的功能已經遠超信息交互的功能,雲計算、大數據、互聯網金融、移動支付均離不開互聯網作爲載體,互聯網已成爲新經濟時代核心的基礎設施。例如,移動支付廣泛應用的網上購物、網上物品交換、收發紅包饋贈或慈善捐助等領域,都無法離開互聯網的支持。來自工信部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6月,全國手機上網用戶總數已達11億戶,第三方移動支付的滲透率高達90.8%。


  二是數據成爲核心資源。有別于石油、礦産等傳統資源,産生于人類社會各種經濟活動中的數據資源在新經濟時期變得越來越有價值。通過記錄個人的行爲習慣與偏好,可以産生極強的經濟效益和價值。例如,通過滴滴打車軟件的使用可以分析居民出行信息,助力智慧交通;而大數據也並非孤島,一旦做到銀行、企業、消費等各種數據的共享,就可以實現人行爲的充分數據化,進而判斷出個人違約概率,可爲個人金融貸款定價提供支持。


  三是共享無處不在。與數據變成寶貴資源類似,共享的概念雖然也早已存在,但在早前只是存在于熟人之間,並未産生較多社會經濟價值。然而,由于互聯網、移動技術的發展,資源共享的成本顯著降低,大量的閑置資源能夠通過所謂的共享經濟模式被充分調動,極大地提高了經濟運行的效率。根據《中國分享經濟發展報告2017》顯示,2016年我國分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約爲3.4萬億元,同比增長103%。未來幾年分享經濟仍將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長,到2020年分享經濟交易規模占GDP比重將達到10%以上,到2025年攀升到20%左右。


  四是産業融合已然加速。在“互聯網+”浪潮的席卷之下,傳統行業紛紛尋求與互聯網技術的深度融合,並嘗試探索新的商業模式。例如,傳統的家電行業,隨著愛奇藝、小米和阿裏巴巴等互聯網企業的加入,與互聯網的融合迅速加深,電視已不只是用于收看電視節目,而是可以隨意連接家庭內部的智能設備,任意浏覽網絡上的資源,安裝任何所需要的軟件,集家庭控制中心、電腦、遊戲機等越來越多的功能于一體。


  新經濟貢獻日益明顯


  在新經濟蓬勃發展的同時,不難發現,其對中國經濟的帶動作用也在日益提升。


  第一,戰略性新興産業的快速成長。截至2017年11月,高技術産業和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13.5%和11.4%,增速分別比規模以上工業快6.9和4.8個百分點。2017年上半年,工業中包括節能環保産業、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産業、高端裝備制造業、新能源産業、新材料産業、新能源汽車在內的戰略性新興産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0.8%,高于全部規模以上工業3.9個百分點。


  第二,新産品的增長遠遠領先于傳統産品。近五年,中國機器人産業規模保持20%的高速增長。2017年1-10月,中國工業機器人産量首次突破10萬台,同比增長近70%,預計全年中國工業機器人産量將突破12萬台,規模約占全球産量的三分之一。2017年1-11月,新能源汽車産量同比增長46.5%;運動型多用途乘用車(SUV)産量增長9.4%。2017年1-10月,太陽能電池産量增長25.3%,增速均遠超傳統産品。


  第三,新興服務行業快速成長。根據國家統計局對規模以上服務業企業的調查結果,2017年1-10月份,戰略性新興服務業、生産性服務業和科技服務業營業收入同比分別增長17.5%、14.9%和14.6%,分別快于全部規模以上服務業3.8、1.2和0.9個百分點。


  第四,網上零售屢創新高。2017年前三季度,全國網上零售額增長34.2%。其中,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增長29.1%;非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增長34.2%。而同期社會零售總額均在10%左右。阿裏巴巴的“雙十一”屢屢打破紀錄,2017年天貓“雙十一”的成交金額達到1682億元,全天支付總筆數達到14.8億筆,全天物流訂單達8.12億個,交易覆蓋全球225個國家和地區,再創新高。


  新經濟的統計仍有遺漏


  上述統計數據顯示新經濟發展欣欣向榮,以及在傳統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背景下新經濟對中國經濟的提升作用,然而,在筆者看來,鑒于現有統計制度主要是建立在傳統業態以及大多以法人單位(包括企業、事業行政單位)和個體經營戶爲主要調查對象,對新經濟的統計仍然不足,其對中國經濟的貢獻以及GDP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低估。


  一是新經濟下,諸多商品和服務價值或有低估。誠如國家統計局前副局長許憲春提出,目前,許多網站向居民提供大量免費或價格非常低廉的服務,包括信息服務(商品信息、旅遊信息、醫療信息)、通信服務、音樂服務等,其主要通過在線廣告從企業獲得收入,這使居民關于網站提供的服務的最終消費被忽略或被嚴重低估。例如,通過即時通訊軟件,人們隨時隨地進行日常交流、買賣服務和工作溝通;通過導航軟件,出行人自動規劃路線、躲避擁堵;通過視頻軟件,獲得電視、電影節目的觀看。然而,不難發現上述商品和服務的價格通常都很低甚至免費提供,原因在于商業模式的改變,通過集聚流量與口碑換取可觀的廣告收入、贊助等增值收入,這部分很難由現有統計口徑體現。


  二是共享經濟讓閑置資源流通的同時,也令消費者與商品服務提供者之間的界限變得更加模糊。例如,當居民利用網絡平台在上下班途中爲他人提供“順風車”服務,或者在度假遠行時將自己的房屋短租給他人,抑或在購物時順便幫他人跑腿代辦一些事項,從而收取相應費用,此時該居民就既可能是消費者也可能是服務或商品的提供者,其用以提供服務的汽車和房屋,也兼具了消費品和投資品的雙重屬性,如何衡量這部分增加值,對于傳統統計而言是個不小挑戰。


  三是新經濟可能促進就業市場數據的改變。最顯著的變化是,傳統的以工作單位爲核心的勞動雇傭關系,正在轉變爲以工作任務爲導向的新型勞動關系。互聯網平台的興起,提高了商品服務提供者和消費者的匹配效率,縮短了二者之間的距離,各種定制化、個性化的消費升級也增加了一對一服務的需求。然而,與此同時也使得雇傭關系更加不依賴于工作單位和地點的束縛,非正式、兼職、不固定甚至臨時性的工作任務越來越多,這無疑增加了就業和收入統計信息准確的難度。


  四是互聯網金融便捷了金融服務,但也對金融統計和監管造成了挑戰。首先,互聯網金融的快速發展,使得一些未取得牌照、沒有在金融監管部門備案或者利用監管套利違規經營的行爲,沒有被納入監管部門的統計和監測之中,但實際上也提供了金融服務,對傳統金融服務有替代作用。其次,有些互聯網金融業務與信托、銀行緊密聯結,抑或通過資産證券化將各類債權不斷打包分銷,因此針對具體類別穿透統計的難度很大。再次,許多互聯網金融公司與屬地金融監管部門之間的接口尚未建立,信息的收集和彙報渠道還不暢通。此外,互聯網金融領域的創新速度極快,新産品、新模式總是層出不窮,這對監管規則的制定和更新也提出了較大的考驗。


  總之,在筆者看來,今年新經濟的快速發展對中國經濟起到了很大的支持作用,也在去杠杆使得傳統基建、房地産領域出現一定回落的同時,對中國經濟增速放緩起到了重要的對沖作用。然而,由于新産業、新業態、新型商業模式的發展在傳統統計上難以充分體現,諸多領域如何統計方向尚不明確,可能會造成當前中國GDP的低估。盡快就新經濟的統計進行修正與改進,以使得統計數據更准確地反映經濟運行情況,爲政策決策提供依據,對處于新舊模式轉化的中國經濟而言尤爲必要。


(來源:中國證券報)